第十三章 二十年道行

    漆黑的铁链破空而至,上面燃起了幽蓝的火焰。

    那白衣女子伸出手还想如法炮制刚才的举动,却不想铁链在附着了幽蓝火焰之后威力陡增,竟是瞬间破开她的防御,将她缠得结结实实。

    眼看崔判官占了上风,李承道精神一振,心道这位判官大人还是挺有两把刷子的嘛。

    就在这时,崔判官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这厮厉害得紧,我只有一半灵力,恐怕不是对手,速去将徐无常他们唤来!”

    原来只是银样蜡枪头啊。

    李承道刚刚松懈的心神再度绷紧,在心底吐槽了一句,转身往楼梯跑去。

    整个春风楼内一片寂静,好似所有人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李承道清楚,这定是那两个阴神的力量所致。

    就像城隍司一样,处在一个独特的结界之内,凡人是看不到的。

    李承道没有多想,匆忙下到一楼大厅,朝着大门的方向跑去。

    就在这时,“镪”的一声巨响在背后响起。

    他回头一看,只见那白衣女子用力一挣,将铁链寸寸崩断,燃烧着幽蓝火焰的碎片如同雨点般向着四面八方迸溅。

    崔判官连忙后退两步,大袖一挥,如同一朵乌云散开,将一些射向李承道的碎片给挡了下来,而后回头冲着李承道吼道:“速去!”

    不用他催促,李承道也知道现在是紧要关头,毫不犹豫地朝大门跑去。

    实际上,他已经能够从洞开的大门看到徐鹏他们,甚至是街道上过路的行人。

    但无形的结界笼罩了春风楼,他必须冲到外面,才能将信息传递出去。

    然而就在他距离大门只有一步之遥时,两扇大门猛地自行合拢,阻断了他出去的路,任他如何用力也纹丝不动。

    “今日你们扰了我清净,便永远留在这里吧。”

    白衣女子幽幽的话语在春风楼内回荡,使得李承道忍不住脊背发凉。

    他看了一眼崔判官,只见他被白衣女子手持一条白绫步步紧逼,已经退到了二楼走廊的末端。

    看来指望这位判官大人是不行了。

    李承道心思急转,目光在大厅中巡视一番,最终落在了一张案几上。

    那张案几上摆着文房四宝,连墨都已经磨好了。

    青楼楚馆向来是文人士子的聚集之地,稍微上点规模的青楼里,哪个姑娘不会吟上两首闲诗?

    而春风楼就是虎丘县规模最大的风月场所。

    这里的文房四宝就是留着那些文人士子卖弄风雅用的,此时对李承道而言,却是派上了大用场。

    看我画不死你!

    白衣女子此刻正和崔判官缠斗,虽然看起来局面呈现一面倒的趋势,但以崔判官五品阴神的实力,想要彻底解决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至于李承道,在白衣女子的眼里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凡人罢了。

    只要他不逃出去就行。

    等解决掉眼前的五品阴神,区区一个凡人不是一根手指就碾死了?

    李承道从笔架上挑了只紫毫,放入砚台中吸满墨汁,毫不迟疑地落笔绘画。

    刚刚的惊鸿几瞥,白衣女子的样貌早已刻进他的脑子里。

    此时他笔走龙蛇,运笔犹如行云流水,丝毫不见停滞。

    ……

    楼上崔判官和白衣女子依旧打得不可开交,他也知道李承道打不开房门,招不来援兵,是以他一直在尝试打破结界。

    只是他的心思却瞒不过白衣女子,只见她身形闪烁,在极其窄小的空间内不断挪移,每一次消失再出现时,都伴随着狠戾的杀招,逼得崔判官不得不回身自救。

    此刻,崔判官心里懊丧不已。

    他本以为这里只是寻常鬼魅作祟,故此才将神位官牌交予李承道。

    毕竟他可是正儿八经的五品阴神,有他的一半灵力在,寻常的鬼魅翻不出多大的浪花。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这座春风楼里竟然会藏着一个草头神,而且品级不比他低!

    终日打雁,却叫雁啄瞎了眼!

    眼见着白衣女子的攻势越来越凌厉,崔判官疲于招架之际,心里也是着急万分。

    他自己倒还好,就算被打散这具身躯,最多也就是损失一半灵力,日后靠着香火愿力慢慢恢复便是,只是那李承道怎么办?

    他只是一个凡人,自己要是败了,他肯定难有活路。

    最重要的是,他是奉了自己的命令来这春风楼查案,这才遭遇了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