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第二天清晨一睁眼,林亦能够明显感受到身体的不同,经过灵气的滋养即便是一晚不睡那也同样是神采奕奕,而且原本有些蜡黄的脸色也变的好看了许多,在浇完水后林亦站在昨天那孩子出现的药田前待了一会儿,昨天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可是今日再次看到这药田以及那里少了一棵灵草后林亦也察觉到了。

    那孩子就是这缺失的灵草所化,而且之所以是山参恐怕也是以前催老特意种在那里的,否则的话为何只有单单一个变了呢,而且现在看来那枝叶似乎也有些不同,如果不发生这些事情的话,这微小的区别还真的难以分辨。

    刚换好衣服正当林亦准备去吃早饭的时候,刚下树屋就看见催老此刻正盘坐在草屋前,经过灵气的滋养此刻的视力也不同往日,即便相隔数百米远也能清楚的看见他的双目是紧闭的。

    想起昨晚发现的纸条,林亦也从怀中将纸条拿了出来,不认识上面是什么字当面去问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心中这么想着刚踏出去两步便停在了原地,然后转身朝着外面走去,这刚刚才记起来,催老说过没有事情不要去打扰他,况且留下纸条的话也进一步说明了一些问题,所以最明智的选择便是待会儿去问问张师姐。

    ————————————————

    刚走到路口站定准备等着张媚,林亦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这平日当中都会多看自己两眼的路人,今天到有些奇怪居然全是绕着走的,这不免让林亦有些起疑,而此时张媚也出现在了远处。

    “师姐,你脸色怎么了?”看到张媚脸色有些难看,林亦也不禁关心的问道,这才短短两天未见面怎么师姐的脸色会差这么多。

    “师弟,怎么看你比之前壮实了许多?”看见林亦,张媚也勉强打起了精神将话题转移了,至于她自己所烦恼的事情不至于让林亦这小小的年纪去烦恼。

    “嗯,师姐我昨天晚上成功的将灵气在体内引导了,我也正式看是修行了。”听到张媚的话,林亦也是极为高兴的将昨天晚上的事情和她说起,至于那紫色山参的事情却没有提起,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昨天?对了师弟,昨天怎么有雷云在草园上空降下雷罚?”想起昨天那毁天灭地般的威力,开始的时候张媚还在为林亦担心,但转念一想有催老在那里,况且云霄宗的大阵应该是出不了问题的,如今看见林亦自然是想要问清楚昨天的情况,到现在为止这都还是个迷。

    “师姐,这里人多,待会儿我再和你说。”看了看四周正偷偷打量这里的人,林亦也没有直接开口说起这件事情,况且对于昨天那种种的迹象自己也好奇的很,刚好能问问师姐知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张媚点了点头这里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并且在这里久待的话说不定那些人的风言风语也会传到他的耳朵当中,他还这么小知道这些事情可对于他的成长不利。

    两人吃完饭后张媚趁着还有些时间便带着林亦来到了她经常待得的竹林当中,这里平常没什么人回来比较僻静,在心烦意乱的时候张媚也会来这里坐坐舒缓一下情绪。

    “说说吧,昨天那雷罚是怎么一回事。”

    “师姐,这个事情我可只和你一个人说,你千万别传出去,催老叮嘱过这件事情可是谁都不能说的。”林亦看了看四周这才压低了嗓子说道,至于催老的叮嘱只不过是他自己编的,虽然催老没有这么说,但林亦也不能让这件事情传的到处都是,如果惹他不高兴的话谁又能知道会发生什么。

    “嗯,说吧。”听到林亦这么说,张媚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不会乱传,同时心中对于昨天所发生的事情也更加的好奇,就连催老都不让到处说,那肯定这件事情十分的重要。

    “师姐,你见过会化成孩童般模样的山参么?”昨天的雷电无疑是那山参化成人形所引发的,所以知道这其中的事情十分的关键,故林亦也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反问了一句。

    “没有见过,不过之前听内门的师姐说过,这山野花草猛兽飞禽具有资质的在常年累月的修炼下是能口吐人言知晓人事的,极少数的在修炼到一定的程度能够幻化人形,而这个时候也会召来天道的考验,难道说昨天的异象是有灵物化形?”刚刚科普到一般的张媚也猛然间回过神来,原来昨天居然是有妖物精灵化作人性而引来的雷罚。

    “嗯,昨天药圃田中有一株山参当乌云消散后变成了一个孩子的模样。”

    “花草幻化?那也不会召来如此的天罚啊,毕竟它们不像豺狼虎豹之类的会造成杀戮,昨天的天罚居然将护山大阵都给激活了,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啊。”

    “师姐,这护山大阵是昨天天空当中所出现的黄色罩子?”想起那坚硬无比的罩子,在那么恐怖的攻击下竟然都毫发无损,林亦也是好奇的紧,在看见张媚似乎知道这件事情,林亦也是连忙的追问道:“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