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丹药入口慢慢咀嚼味道有些酸甜,肩膀的疼痛也立刻消失了,晃动了一下右臂之前如针刺一般的痛苦也消失不见了,这倒是有些令人意外,没想到这丹药的效果居然如此的神奇。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啊?这肩膀有些暖洋洋的那疼痛也消失了。”

    “厉害吧,这是金雀灵,平日里本小姐可不会轻易给别人,看在你的伤是被我打出来的这才给你尝尝。”有些得意的将白嫩的小手伸出来,万拈花的手掌心中有一个瓷瓶,光华剔透带着丝丝绿色的经脉。

    林亦见状伸出手想要摸摸谁知道刚刚靠近就被打了一下手背,不过这一次只是感到略微的疼痛倒是没有之前那么厉害,摸了摸右手林亦表情有些尴尬。

    “这个可不能碰,除了本小姐之外如果其他人碰到可是会倒大霉的。”小手一翻那瓷瓶也立即消失了,万拈花带着有些蛊惑吓人的语气对着正摸着手的林亦说道。当看见他脸色变的恐慌起来也是高兴的大笑了起来。

    看见她笑了起来,林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唬了,想要发脾气但立刻想起之前手臂的痛苦立刻便蔫了,眼神有些忌惮的看着眼前没有心机长相漂亮的万拈花然后便向着门外走去,准备在药圃当中继续修炼。

    “林亦,你要去哪啊?”看见他并没有理会自己向着外面走去,万拈花也不恼屁颠颠的就跟着后面去了,在下了树屋后见他朝着药圃走去好奇的问了一句。

    “修炼!”

    “修炼?”听到这话万拈花顿时来了兴趣,看见林亦盘坐在那里闭着眼睛也蹲在一旁看着他。

    进入修炼状态的林亦对于身体四周的联系也切除了,如今在他的闭目的世界当中到处都是光点,而此刻那些光点正拼了命的朝着身体当中冲去,还没等李元欣喜多久身体就像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样,那些光点进入的时间也逐渐的变慢,到了最后就又像之前那样开始在身体的四周转圈圈。

    察觉到今天已经修炼到极致后林亦这才睁开眼睛,而此刻的太阳已经西沉,至于万拈花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没想到这仅仅修炼一次便是一下午,伸了个懒腰林亦站了起来将药圃田的水浇完后便直接回到了树屋。

    ————————————

    到了第二天林亦刚刚将早晨的水浇完便看见催老正朝着药田走来,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来查看这些药草,可谁知道却是直接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催老您有什么事情需要吩咐么。”望着那张不怒自威的脸,林亦也有些胆战心惊的将手中的木桶放了下来小心翼翼的问道,这最近几日也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啊,要说有的话也是吃了那株山参,莫非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

    “你现在所修炼的是何功法?”

    听到这话林亦先是一愣,随后便立刻反应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急忙将怀中的玉简拿了出来恭敬的递给催少卿然后说道:“催老,弟子现在修炼的是外门的炼气决,您老过目。”

    “这炼气决你不用再修炼了,老夫这里有本吞天化灵决你拿去练,能不能有所成就看你自己的悟性了。”

    看着催老手中那一本书林亦不禁有些头大,这自己根本不识字给书也没用啊,不过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了过来,至于这其中的内容一时半会儿恐怕是没办法去看了,只能去找个人帮下忙教自己识字了。

    “多谢催老,弟子必然不辜负您的期望。”深深的朝着他一拜,林亦的内心也是极为的感激。

    “嗯。”应了一声之后催少卿也没有多呆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至于林亦则是将这封面一块空白的书翻了几页,果然不出所料这里面根本没有几个认识的字,有些头疼的将书给盖上,林亦也在考虑该找谁去帮忙。

    “在干嘛呢?站在这里发愣。”

    这忽然响起的声音也将林亦给惊醒,转头一看这才发现居然是万拈花,与昨天不同,今天的装束有些贴身更加适于运动,而不是昨天那种长裙,对了!眼前这个女孩显然也是识文断字的,虽然年纪和自己一般大,可是认识的字肯定也不少,不如就让她来教自己,在她没时间的时候再去找张媚师姐,这样一来时间就大大的缩短了。

    “那个,有拜托你件事情么。”

    “什么事情?”看了一眼有些扭捏的林亦,万拈花用手帕小心的垫在石头上面这才好奇的问道。

    “能教我识字么?”

    “啊?你不识字么?”

    “嗯,家里的条件不好,况且村中也没有学堂。”说到这林亦也不禁想念自己的母亲,想起那鲜红色的血液和那最后的温暖怀抱,眼神也逐渐的黯淡了下来。

    “好吧,不过本小姐可不是每天都有空来的,你自己平常也要多加学习。”在点头答应了林亦的请求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