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我么?还是算了吧。”

    林亦听完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有些惊讶的反问道,随后摇了摇头拒绝,这进宗门才刚刚半年的时间,平日里都呆在雾锦草园,对于什么事情都不清楚这冒然参加的话也不好。

    “师弟,你去参加也好些啊,积累些经验,这样的话后面也能有所准备。”张媚在一旁也搭腔说道,这林亦的情况她是十分清楚的,但如果他参加上台比试了之后肯定对于这外门比试肯定也会非常的了解,这是只有好处的。

    “师姐,我确实走不开,催老那里也离不开啊。”

    “这”想到催少卿那古怪的脾气,张媚也有些哑言,正如他所说催老那里的事情也非常的难办,自从这林亦去了后这一次新招手的弟子竟然没有再挑过,上次杨师兄和自己谈起这件事情可是高兴得很。

    “时间不早了,我就先离开了。”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东升悬挂在天空,万拈花的脸色一苦冲着两人挥了挥手说道,再转身离开没几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对着林亦道:“,如果那黄天德还来欺负你,记得和我说。”

    “知道了。”望着那古灵精怪的万拈花,林亦心头一暖点了点头,只不过话虽这么说,可若真是黄天德再次找来,林亦也未必真的去告状。

    在原地休整了半个时辰后林亦总算是能够正常行走了,但小腿依旧会有痛感传来,不过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谢绝了张媚相送的好意,林亦一瘸一拐的慢慢向着雾锦草园的位置走去。

    ——————————————

    在经过万拈花的恐吓后黄天德也不敢在外门久待回到了内门,但他并没有直接回自己处在西面的房间而是朝着东院走去,当来到一个别院后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得到里面的人允许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院子当中正坐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剑眉星目长相俊美,虽然年纪轻轻但也不难看出今后定是个风流潇洒的人物。比这少年还大上二岁的黄天德见到他就连大气也不敢出,畏手畏脚的走到那少年的身边。

    “有什么事情么。”

    “公子,在下今日在外门碰见了万师妹,她与一个少年关系不一般啊。”

    正准备将手中的书卷放下的少年听到这话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放下手中的书转过头看着躬着腰的黄天德淡淡的说道:“拈花怎么会跑到外门去?”

    “莫公子,这是千真万确啊,今日上午我确实在外门碰见了万拈花师妹,她还出手护住了一个外门的弟子,看他们那样子关系十分的暧昧啊。”眼见这少年似乎不信,黄天德立刻大惊失色,然后慌忙的将前不久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

    “那小子叫什么名字。”盯着黄天的双眼看了半天,一直到他冷汗直流这才伸出手摸了摸石桌上的书籍语气平淡的说道。

    “林亦,似乎是半年前被救回来的小子,莫公子您的师傅得到的灵珠似乎就是被他给吃了。”见少年问起林亦的名字,黄天德也是大喜过望,用袖子抹了抹额头的汗这才说道。

    “行了,这件事情我自有打算。”

    “那我就先告辞了。”黄天德说完后转身朝着门外面走去,这万拈花自然是不敢报复,但是这林亦肯定是不能放过,如今有了这莫有乾相助,这林亦可就有的受了。

    “小姐去哪了?”

    “宗主,奴婢真的不知道啊,早晨刚想要喊小姐洗漱就没看见她在屋内。”

    “连小姐去哪都不知道?那留你何用。”

    “宗主不要,啊!”

    刚刚来到自己房间外的万拈花听到这一声惨叫也是急忙推开房门,只见自己的贴身婢女此刻都跪成了一排,而在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前正缓缓倒下一个身影,正是这里面最为年长的女婢,至于其她人则是跪在那里低着头瑟瑟发抖。

    “爹,您这是做什么。”

    “见她拖出去。”

    看见自己的女儿回来了,中年男子不动神色的冲着其她几个跪在那里的女婢说了一句,随后便走向万拈花将她抱了起来嘴角含笑的说道:“爹的宝贝女儿一大清早就不见了,爹这不正着急么?”

    “那如花姐姐这是怎么了,我刚刚听到她的惨叫。”

    “没事,可能被吓着了吧。”摸了摸万拈花的小脑袋,中年男子也是笑着说道。

    跪在那里的几个婢女也是几人将那已经七孔流血的少女连忙给脱了出去,就连血迹也被顺手搽干净了,万拈花听完自己父亲的话狐疑的看了一眼,见并没有什么异样这才不安的扭了扭身体撒娇。

    “今天早上出去玩了,这不刚回来么,谁叫爹爹老师不陪我。”

    “这一大早的能去哪玩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