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比试

    那疼痛出现的瞬间林亦就及时的放开对灵气的控制,没有了控制的灵气就变的像之前那般逐渐的滋养经脉去了,虽说确实没啥用收效甚微,此次受挫也让林亦不敢继续尝试了,明明书中所说的是微痛可他自己所感受到的却是剧痛,这其中肯定有哪方面没有兼顾到这才致使如此。

    因为好奇这其中的诧异,林亦将放置在一旁的灵决拿了起来仔细的逐句阅读了起来,而这时之前并没有注意到的一句话出现了“经脉脆弱须先牵引一细如发丝之灵气游遍全身经脉,随时日之长逐渐加之。”这一段话让夹在中间,若不是仔细去读的话根本发现不了。

    这一段文字也直接指出了为何之前会在引导灵气冲脉之时会难受,原来是自己这控制的灵气太粗了,脆弱的经脉受不了这才有疼痛感,若是以这书上所言细如发丝游走使之经脉逐渐扩充到了必要的时候再逐渐加粗,这样一来就不会致使经脉受损。

    搞清楚原因所在的林亦将书一放连忙闭眼尝试了一番,但这将灵气掌控在一定的程度也是极为的艰难,试了也不知道多少次的林亦这才成功,可也只是维持它的情况并不能像书中所说一般在体内游走。

    感觉到精神疲乏的林亦见最后一次尝试也未能成功只能暂且休息,当张开眼睛后天色已经大暗,想起今日连水都未浇林亦也是急忙的跑到药田开始浇水,在忙了近一个时辰后这才心力交瘁的拖着疲惫的身躯倒在了床上,虽然身心皆累可今天却迈出了一大步,带着对今后路途的畅想,林亦逐渐的进入了梦乡。

    “呼!”睁开眼睛的林亦呼出了一口浊气,神清气爽的活动了一下身体,当看见天色才微亮之时穿上衣服便前往药田照料灵草,随着最后一块药田浇完水林亦这才摸了一把头上的汗。

    “遭了!今天可是门外比试的决赛,得赶紧去为师姐加油。”刚想要回去将这一身的汗渍洗去,这脑中忽然想起了那外门的比试,自从十天前开始后,张媚师姐便一路闯到了决赛,而同样进入决赛的还有那一直和师姐不对头的赛金花,而今天则是最后一场,谁赢了的话就能进入内门从此鲤鱼跳龙门,在这样特殊的时候可是不能缺席啊。

    将手中的桶子朝着地上一放也是急忙的朝着园外跑去,此次比赛是在内门与外门交界的山峰处,故此有时间的内门弟子和所有的外门弟子都前去观赛。这一路紧赶慢赶终于是来到了位于两山之间的苍狼峰,此刻场地当中已经是人山人海,高大的武台十米之外围满了同样身穿青袍的外门弟子,而武台四周则都是内门弟子所在。

    远远的便能看到场上的两道身影在翻飞,各自手中都拿着长剑,犹如灵蛇一般朝着对方劈刺而去,林亦这也是头一次看见张媚用剑,平日当中也并未见她将长剑带在身上。

    “好!”

    随着一身热烈的喝彩,一道秀丽的身影向后翻腾了几下后停了下来,林亦一瞅这不正是张媚么,此刻她的身上也出现了一些伤口道袍也有些破损露出雪白的肌肤,一张俏脸上满是汗水目光凝重的看着对面的赛金花。

    赛金花的情况也并未好张媚太多,只不过气息要平顺很多并没有张媚那样微微气喘,身上的情况也要完好一些,除了右边的肩膀有一道伤口外其余地方都只是灰尘。

    虽然对这些情况不了解,可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此刻的张媚是绝对处于下风的,若是就这样下去迟早都会输给赛金花,因为个头小很容易便挤进前面的林亦一脸揪心的看着上面的战况。

    “再来!”随着张媚的一声娇喝,手中的长剑就已逼近了赛金花,剑锋犹如灵蛇一般刺向对方的身体,可是都被化解,场中的情况也逐渐的胶着了起来。

    “林亦,你也来了,要不要离的近些观看?”

    正当林亦为场上的张媚而担心的时候,嘈杂的四周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而眼前却却有一股熟悉的香味扑入鼻间,原来万拈花不知何时来到了身前。

    “这里面不是内门弟子才能待的么?我还是算了吧。”看了一眼里面坐着的其他人林亦摇了摇头低声的说道。

    “这有什么关系,本小姐带你进来有谁敢说不。”

    见林亦不愿意,万拈花也是拉着他的手就想要将他硬拽进来。四周其他的外门弟子见状也是对于这情况有些目瞪口呆,没想到这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子居然认识内门的人。

    “拈花妹妹,你怎么跑这来了?这位小兄弟是?”就在两人还在拉扯的时候,从不远处走来一个少年,相貌出众举止优雅,顿时将外门的女弟子给迷的七荤八素。【顶点小说网:www.dd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