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天堵!”

    林亦正反着手中的书册,前面的一些特征与他是毫无关联所以看的速度也快了很多,但是当看到最后几页的时候这天堵两字却让他心中一惊,想起灵气在体内游走之时所感受到的经脉堵塞的感觉,说不定能在这里知道些什么。

    “天堵者!体内穴位为之堵塞,灵气遇过而不通,识之情况或闭堵而不可过或过半而塞,强力破之经脉脆弱不可受之,生于死后方可成也。”

    短短的一句话却让林亦的心凉了大半,这所说的与自己身体的情况是十分的温和,简而言之便是经脉堵塞或者是半堵的状态灵气没有办法顺利的通过,如果强行破开会对经脉造成损害,至于这损害是短暂性的还是不可恢复性的就不清楚了。

    如今身体内的情况是完全温和这书上所说的,恐怕自身也如这书上所说的是天堵之人,经过这几个月的尝试,小的经脉没有多大的问题,但是这大的经脉便堵了四五条,灵力没有办法在全身周遭进行循环,这也导致没有办法进行第一个大周天的循环,更别说在体内凝聚灵气压缩成丹了。之前曾听张媚说过,这灵丹的凝聚十分的困难,这一步的踏出标示着踏入修道的行业,所作所为也是遭受天道的制约。

    将这册子放在一旁,林亦站在树屋的窗前看着在阳光沐浴下的灵草,脑中也想起一件事情,这普通的修炼是吸收天地间的灵气,这些灵气有些狂躁想要控制起来是很困难的。所以有些资质不好的人便可以用灵草当中那温和的灵气去尝试,之前张媚便得到过催老的馈赠,也正是因为那株灵草这才成功的将灵丹凝聚。

    可是接下来的现实却将他这些心思给打破了,催老已经离开云霄宗快四年了,除了留下几句嘱咐的话外什么都没有留下,在没有他的同意下这些灵草是不能随意采摘的。因为内门那里会有数量,每年该交上去多少株灵草,况且这些药田当中有多少数量催老也是记得清清楚楚。

    记得五年前有一次一个刚入门没多久的外门弟子不知道听了谁的唆使,竟然半夜在药田当中拔了一株灵草,结果在第二天的中午便被抓住了,最后的结果是废了一只手送出了外门,经过这一次有许多打着同样主意的弟子也收起了那小小的心思。

    ————————————————

    望着那已经四年没人住的草屋,林亦心中也是痒痒的,既然催老外出那身上携带的东西肯定不多,至于那些灵草更是不可能随身带在身上,所以十有八九是放在了屋内。

    经过三年的接触,这催老是个十分有条理的人,如果说屋内的东西少了的话他说不定是能发现的就算离开了四年,但也不能保证他肯定将这些都忘记了,所以尽管心中有些小心思但是碍于这种种的可能性依旧有些犹豫。

    在这窗口这么一站便到了傍晚,感觉肚子有些饿的林亦将早上便带来的馒头就着水吃完后便依照惯例将药田当中的灵草挨个浇了一遍水。在确定了没有遗漏后这才回到树屋当中继续修炼,体内因为经脉的问题没办法循环大周天,但是每天必须的训练林亦还是不想放下。

    到了半夜子时后经过两个时辰修炼的林亦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后便打算上床睡觉,谁知道这刚刚站起来便借着月光看见有两个人正鬼鬼祟祟的朝着草屋那里走去。

    看见这不对劲的情况,林亦也是急忙蹲下身偷偷的注视着那里,两人似乎对这里极为的熟悉一路上走过去都避开了泥路防止留下脚印,而且走在后面的人会时不时的朝着林亦所住的树屋看去。

    林亦见他们去的地方竟然是催老的草屋心中大骇,这不是找死么?催老虽说已经离开了四年,但是他肯定是在临走之时设置了禁制的,而这也是林亦一直以来都不过桥的原因。刚想要出声提醒可令人意外的一幕出现了,没想到那两人竟然毫发无损的过了桥并且还进入了草屋。

    眼看情况不对劲林亦也是连忙朝着那里跑去,当过了桥后便看见房门不知何时关了起来,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林亦将耳朵轻轻的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但是里面却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声音传出来,用力的推了推房门却发现门竟然推不动。

    “里面的人出来!如果还不出来的话明日我便找上陶管事告知这件事情。”

    原以为这番话会让他们害怕,可谁知道事与人违,在门外等了十几分钟里面还是丝毫动静都没有,眼看着他们想要负隅顽抗,林亦一屁股坐在地上准备在这门口守一夜,天一亮便直接喊一个师弟让他去请陶管事来。【顶点小说网:www.dd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