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痛苦

    因爆炸而产生的灰尘铺天盖地,在一堆破旧的废墟当中慢慢的爬出一个少年,正是躲在井口背后的林亦,当看见爆炸的气浪以狂风扫落叶的姿态朝着这里吹来的时候,林亦便先一步的躲在了背风的井口处,好在身体小从天而降的木板和石子都没有砸在他的身上,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废了半天劲好不容易爬出来的林亦看着之前熟悉的小山村已经被移为平地,那漫山遍野的尸体和断指也让他的胃不停的翻滚,没过几秒便哇的一声将晚上吃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吐到最后竟然是将绿色的胆汁也给吐了出来。

    全村一百多户总共五百多人最后活下来的竟然只有他一人,而作为始作俑者的两位仙人此刻依旧停在空中相对视,对于脚下的惨状表现的极为镇定。

    “哈哈哈陈少游,没想到吧,你这最后一击竟然没有将我杀了。”

    听到阳顶天那狂妄的笑声,已经灯尽油枯的陈少游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当体内最后的一丝灵气也消失殆尽之后,没有灵力的支撑脚下的法宝摇晃了几下后便朝着地面坠落。

    “噗通!”

    听到陈少游撞击地面的声音,阳顶天控制着脚下的法器摇摇晃晃的朝着已经躺在地上没有了气息的陈少游飞去,当来地面看着已经失去生气的他,嘴角的笑容也不禁越来越大,没想到在他如此的攻击下还能活下来实在令人庆幸。

    “可惜了,既然你已经死了,那么你的东西就不客气的收下了。”蹲下身体咳了两声,阳顶天看着他手中的戒指也是两眼充满了期待,从他之前掏出的那些东西来看里面肯定也有不少好东西。

    就在阳顶天的手即将碰到那戒指的时候,原本毫无生气的陈少游却忽然睁开了眼睛,右手凝聚出暗金色的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他的胸口刺去,这一招又快又狠实际也是掐的恰到好处在阳顶天最疏于防范的时候出手。看着刺穿自己胸口的手臂,阳顶天不敢置信的看着正露出微笑的陈少游,明明他的命魂已灭生气全无。

    “灭魂锁气,此乃你们邪修最喜欢用的,如今栽在它的手中感觉如何?”

    “没想到你居然”

    “噗通!”

    “呼呼!”看见阳顶天倒在地上已经死了,陈少游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了起来,费力的从戒指当中拿出一瓶药水喝下脸色这才好了一些,可是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回光返照。

    “孩子,出来吧,我知道你躲在那里。”

    躲在一棵树下的林亦听到他的话也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听到他的话也在犹豫该不该出去,如果那个仙人要动手杀他的话恐怕也就是瞬间的事情。

    “放心吧,不会对你怎么样的,那灵珠是不是在你的身上。”

    灵珠?莫不是说的那颗会发光的珠子?听到他说起这个,林亦也是急忙从怀中掏出那颗杀死继父的珠子,一如之前那般散发着淡淡的柔光和异香。

    “老夫命不久矣,在临死之前想要送一场造化给你,你看如何?”

    听这仙人的语气越来越虚弱远没有开始时候中气那么足,况且对于他所说的那场造化也让人心动不已,犹疑了片刻后还是决定过去看看,仙人口中的造化实在是有吸引力。

    “不知道仙人你所说的是何造化。”

    “将那枚珠子珠子给我看看。”看见出来的竟是一个十岁左右的稚子,这就让他意想不到了,原本还以为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没想到是个弱冠之龄的孩子,不过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要看看那灵珠有没有问题,今日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而起。

    听到他要看这枚珠子,林亦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它拿了出来,然后慢慢的朝着这仙人走了过去将这珠子放在他的手中,然后立刻退后了几步以防万一。

    “呵呵,没想到就问了这么一颗灵珠老夫一百多年的修为毁于一旦还要搭上这条性命,莫非这是劫数么?”

    “仙人爷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是仙人么?怎么还会死。”仙人不是上天入地不会死的么?为什么这位仙人爷爷会这么说。

    “仙人?孩子你想不想成为仙人?”

    林亦听闻也是猛的点头,之前他与那阳顶天的战斗看的林亦也是羡慕之极,脑中不由想到如果今后自己也能这般就好了,没想到现在这位仙人爷爷就能够满足自己的梦想。

    “既然你想成为仙人的话,就将这灵珠吃下去。”

    从他的手中结果珠子,林亦有些犹豫,虽然他所说的很诱人,但吃下这陌生的东西也是需要勇气的,而林亦所欠缺的就是勇气,犹豫再三后正打算和陈少游说句算了,可谁知道刚准备开口拒绝就看见原本奄奄一息的陈少游忽然蹿了起来,在林亦还没反应的情况就珠子送进了他的口中。

    刚想要将它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