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巨蟒

    “跟我来。”

    正当林亦好奇自己身上所出现的效果的时候就听见那催老让他跟着过去,暂时将心头的好奇压下去,林亦也是急忙跟着已经朝着药圃走去的催老的身后。

    正午时分的夏日十分的炎热,短短几步路便让林亦出了一身的汗,当来到药圃之后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原本酷热的天气在靠近药圃十步之内后变的异常的凉爽起来,那炙热的太阳光似乎被什么东西隔绝了一般,之前那像火烫一般的背后也没了那种感觉。

    “这里就是你今后管理的地方,每日分别浇水四次,清晨一次,中午一次,晚上一次以及凌晨一次,在每个药圃的旁边都有一口井,每个井里的水只能浇在相应的药圃当中,如果我发现你浇错或者是每天四次漏浇了,那么立刻给我滚出云霄宗,听明白了没有。”

    “知知道了。”听到催老的话,李元也急忙的应了一声,然后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药圃看去,果然在它的旁边便有一口打出来的井,而在远处的药圃也能依稀看见同样的井口,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一口井对应一个药圃,但想起之前师姐所叮嘱的,林亦也是十分认真的记住催老所说的每一句话。

    “现在你只需要将这三件事情做好就行,其它的事情你自己安排就行,如果没什么事情不要靠近那座别院,晚上你便暂时住在那里。”

    林亦顺着催老所指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那是一课老歪脖子树,主杆粗大枝繁叶茂,隐约能够看到在上面有一座依靠枝干搭建起来的小屋,而且还有一个软梯挂在那里。

    “知道了。”听见他如此吩咐,林亦也是低头应了声,当见催老离开后也是朝着那树屋走去,今天早上张师姐给的那玉简还没看,趁着这时间准备将那玉简里面的内容看看。

    ——————————

    爬上软梯将那树房的房门打开,一阵灰尘扑面而来,打了几个哈欠这才流着眼泪看着里面的布置,一张床一个桌子还有地上放着的蒲团,简直就是简单到极致,走到桌子旁用手抹了抹桌面立刻就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瞅这样子估计得有一年多没人住在这里了。

    花了半天的时间打扫完里面的灰尘,林亦带上换洗的衣服跳进溪水当中洗了一个澡神奇清爽的再次回到树屋上将窗户打开,一阵微风吹过竟然还带着凉丝丝的感觉,从这个位置可以看到整个药圃的分布。

    今日中午的水应该催老已经弄完了否则的话开始的时候便会告诉自己,想到这林亦站起身从桌子上将那玉简拿在手中,然后做回到窗边用这房间当中找到的小刀轻轻的将左手的中指割伤,看着鲜血流出来林亦也是急忙将它滴在玉简上面,只见那玉佩竟然将滴落在上面的血液给吸收了并且颜色更加的透亮。

    在等盘腿等了几分钟后发现脑海当中并没有出现像张媚师姐所说的那些字体一如平常一般,将那玉简拿在手中查看了半天发现和平常一样,林亦也不得不将问题怪在是不是这玉佩本身的问题上面。

    看了半天也没啥头绪的林亦刚刚将玉佩放下,忽然脑中一疼紧接着脑海当中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段古井无波的声音,而它所说的那几大段话便烙印在李元的脑中挥之不去,果真如之前师姐所说的不会忘记。

    只不过这内容晦涩难懂,依靠他这连私塾都没上过的脑袋显然是没办法弄懂的,而这时脑海当中便浮现出张媚的身影,抬头看了看天空,发现天色尚早,距离傍晚的浇水恐怕还有几个时辰,一来一回要一个时辰,然后再让师姐将这里面的内容解释一下,时间上应该是来的赢。

    好在还记得来的时候的路线,只要进入森林笔直的走个十来分钟就能看见小径,而跟着那路走便能回到山林间的大路上,两旁的树木郁郁葱葱阳光透过交叠在一起树叶的缝隙当中照耀在林亦的脸上,四周时不时传来昆虫知了的鸣叫声,留心观察地面的林亦看见不远处的痕迹也是大喜,刚开始的时候还生怕在森林当中迷路,不过如今看到那小径也安心了不少。

    刚准备小跑几步朝着那小径奔去,左边的枝叶忽然抖动起来,正当林亦有些好奇的时候,密集的枝叶忽然被分开,只见一颗硕大的蛇头窜了出来,赤色的竖瞳毫无感情的看了林亦一眼,便拖着十数米长的身躯在树枝间滑过。

    林亦看见逐渐消失在森林当中的蛇身,浑身都不由的抖颤了起来,双腿绵软无力,原本轻薄的衣物在汗水的浸透下紧紧的贴在瘦弱的身躯上,当见到那巨蟒对自己似乎没兴趣这才放松了下来,整个人也像没了骨头一般跌坐在地上。

    过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这里不太安全,慌忙的站起身强撑着有些绵软的双腿快速的朝着前方跑去,心中充满了劫后余生的惊喜,可随之而来的则是迷惑,这云霄宗之地即便是外门怎么会有这样的蟒蛇,而这里离那催老的草园十分的近,莫不是催老养的宠物?这么一说的话倒是能够解释为什么它没有吃自己这身-->>